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快递空包裹装着黑色利益:快递员冲业绩用户一天“被”签收8次,0.6元可购买单号

原标题:快递员冲业绩、用户一天“被”签收8次、0.6元可购买单号,快递空包裹装着黑色利益

来源:北京商报

记者丨赵述评 何倩

编辑丨张兰

空包裹刷单屡禁不止,快递员、快递公司、商家、电商、空包裹网站等均是互相勾连的参与者。

近日,有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称,收到了两份来自圆通承运的信封,外部包装完好,但打开后发现为空包,寄件人信息皆不实,物流信息却显示正常。

在多方调查走访后,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一件没有实际意义的空包裹之所以能在快递网络中自由流动,除了商家与刷单网站互相勾结外,空包网站以0.6元的低价出售快递单号,网点为要业务量私自为刷单放行。

“心照不宣”的利益诉求,使得上下游各方利益紧密咬合,让刷单件有空可钻,而用户的个人信息则成为整个链条的通行证和牺牲品。

为了KP

假包裹能真流转

对于消费者的举报信息,记者观察发现,两份信封的寄件人均为昵称,且其中一个电话联系为空号,发出地址相同,均位于北京东城区东四北大街某大厦,物流周转信息也显示正常。收到上述空包的消费者表示,之前从未收到过这样的快件,也不认识寄件人。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拨打了其中一位寄件人电话。“我常在圆通寄件,认识揽件的快递员。这个空包裹是因为当时快递员称需要完成业务额,为了刷单得用下公司的地址和电话。”该寄件人说道。

从寄件人的表述不难看出,寄件人是为了帮助圆通快递员完成业绩,才用公司地址邮寄了空包裹。

而揽收该快件的快递员回应称收件人是遭遇了商家刷单,并否认自己是为业绩才进行刷单。圆通客服工作人员则解释称,有些物品比较小,很难判断是刷单件,对于收到空包的情况,会联系发件网点进行查证。

为何未实名的空包裹能在圆通网络中流转?圆通总部对于刷单行为有哪些监管措施?截至发稿前,圆通相关负责人暂未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

所谓刷单,是指商家为了提升店铺排名、销量和好评来吸引顾客,向刷单网站等平台或组织个人支付费用,而后者通过广告招募等形式收集刷手资源,组织刷手向指定的电商商家购买商品,并填写虚假好评。除了该形式外,在物流端,一些空包网站、礼品代发网站也能为商家提供刷单发货服务。

一位快递员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快递刷单的情况在业内并不新鲜,主要分为两类情况,一种是发空的文件信封,另一种是发空的塑料包裹。“除了商家刷单外,也有可能是快递员或者网点为了刷业绩单量。刷单行为在年底比较高频。”同时,他提及,“虽然是空包裹,但快递员仍然正常拿派费,所以这类包裹可以在末端流转。”而资历深的快递员能很快辨别出刷单件,会直接给客户电话沟通后将这类快件自行处理。

0.6元购买单号

地址可虚拟

无论是消费者遭遇刷单,还是业内运输刷单件,似乎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北京商报记者在多个社交平台上调查发现,诸多消费者“被”刷单的情形除了收到空包裹和信封外,部分消费者没有收到快件,就已被告知签收。一位消费者称,自己曾在一天内“被”签收七八个未曾谋面的包裹。

在一些空包网站,快递单号成为低廉的交易商品,而寄件人和收件人的地址、电话甚至可以自定义。在一家空包网站上,北京商报记者浏览发现,购买大厅每天会放出上百条快递单号,涉及圆通、韵达、申通等主流快递品牌,路线流向从全国各市区到县城不等。购买单号后能实现当天发货。一条单号的价格仅为0.6元。这也意味着,无论地址、用户姓名和电话是否真实,0.6元便能换来一条完整的物流信息。

在另一家名为“1元价”的空包网站上,一条快递单号价格大致在0.5-2元之间,较之中通、韵达、百世等快递,一些二线快递如国通、优速、全峰等单号价格更低,大致为0.6元左右。用户在网站上充值越多,单号的价格能有所优惠。“在一线快递中,中通的单号是最便宜的。”该网站工作人员表示,业务包括礼品代发和自提两种。前者包裹里会有小礼品,会发给收件人签收,而自提件是发空信封,能自动签收。但不是所有快递都能实现两种发货模式,例如极兔速递只能发小礼品。

所谓小礼品包裹,指的是寄件人发送一些便宜商品如发圈、塑料梳子、香包等给收件人的刷单障眼法,来降低被平台监控,以及因消费者发现是空包导致被举报的几率。

如果商家选择直接和部分快递网点合作,付出的价格会比网站略高,而模式以发送空包为主,由快递员派送签收。一位中通的快递网点老板透露,100单以下的话,单号价格为2.5元左右,下单越多越便宜,空包走真实的物流网络。“只要填入快递收寄信息,按着正常流程走,是很安全的。”他表示。

难辨真假的收寄信息,却串联出一条条真实的快递流转线路。不仅如此,有消费者在收到韵达承运的空包后反馈称,尽管信封里是空的,快递面单上的物品信息却显示为1.88KG的日用品。同时,该信封的寄件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自己的个人信息被刷单了,并不知情寄件一事。

难抵诱惑

走向违法地带

快递专业人士徐勇认为,由于空包裹需要走完收转运派各个环节,快递网点要为此付出成本,若是被总部查出刷单造假的情形,网点也会遭受严厉处罚,有损品牌形象,因此快递上市企业不敢轻易进行刷单。

据了解,在2020年11月,圆通因内部员工与外勾结泄露40万条个人信息一事被上海市网信办约谈,责令要求其加快建立运单数据管理制度。

那为何部分快递网点不惜铤而走险行业灰色地带?另一位快递网点老板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虽然一条单号仅有几毛钱,如果商家发货量较大,快递网点并不会亏钱。其次,快递总部对各地方网点也有相应的业绩考核。一位通达系快递员表示,如果月底没有完成绩效,就会尝试刷几单,否则会被罚款扣钱。

业务量既是衡量快递企业市场占有率的重要指标,也是吸引资本的凭证。2016年至2020年间,头部企业的市占率排位赛仍在变动。财报显示,圆通在2018年丢失了市占率第二名的位置,次于韵达屈居第三。申通在同年也落后百世,失去第四名的席位。

另一方面,空包裹能有机会钻漏洞,也源于快递企业在收件时存在盲区。一位快递从业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称,因为商家和网点达成合作关系,只要不是违禁品都能寄递,除了快递员和网点外,其余人很难判断该包裹的内容,快件扫描时主要是扫描条形码,以及确认是否有违禁品。此外,一些商家发货量较大,很难实现一一核实电话。“快递企业内部对刷单行为是有处罚机制的,但执行起来难度很大。”

“刷单这类‘黑灰产’已经形成产业链了,参与的各方均有利益诉求,这也是该现象较难遏制的根本原因。”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消费者保护法研究中心主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苏号朋认为,企业盈利的底线是不能违反法律和公序良俗,政府主管部门针对市场乱象及时执法和规制非常必要。

据了解,在1月14日国家邮政局一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国家邮政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主任侯延波表示,国家邮政局将加强对快递数据收集、管理、使用的监管,严肃查处泄露用户信息披露机制,对刷单、贩卖快递盲盒等进行清理整顿。此外,据了解,当前北京市邮政管理局已开启为期3个月的快递末端投递服务专项治理工作,整顿治理“虚假签收”等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st365体育在线_欢迎加入 » 快递空包裹装着黑色利益:快递员冲业绩用户一天“被”签收8次,0.6元可购买单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