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宝能造车疑云

原标题:宝能造车疑云

来源: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

作者:苏鹏

编辑:周游

当飞机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平稳着陆后,率先欢迎旅客的,是宝能汽车挂在到达层的巨幅宣传海报。“秦汉智造”“基地建成”等字眼等于向外界宣告:宝能汽车已经在这座千年古都安营扎寨。

从机场出发,开车向西南方向行驶15分钟,就到了宝能汽车在西安的生产基地。“西咸新区(宝能西安生产基地所在的地区)是政府近几年才规划的项目地点,位于西安与咸阳之间,这里聚集着很多的大型产业,也是政府重点发展规划的项目地区。”西安本地司机老秦告诉未来汽车日报。

工作日中午1点半,这座占地约2000亩的工厂似乎还是没睡醒的样子。过了吃饭休息的时间,园区内也听不到半点机械运转的轰鸣声。身穿蓝色工服的员工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神情悠闲地在园区内遛弯。

整个工厂从里到外,没有一丝开工后的紧迫感。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宝能日前立下的雄心壮志和紧凑时间表。

2月18日,新年开工第一天,宝能汽车集团常务副总裁大谷俊明发了一份内部邮件,宣布了2021年的规划:集团旗下观致品牌在2021年将有5款车型发布、上市;宝能正在筹备中的另一个高端汽车品牌也将发布,该高端品牌将主要对标特斯拉、蔚来,其首款纯电动车型将在年内发布并开售。

几天后,宝能又宣布了两项重要的人事任命:吉利原副总裁管宇出任宝能汽车常务副总裁,大谷俊明向其汇报;北汽集团零部件平台——北京海纳川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原总裁陈宝出任集团副总裁,分管零部件业务。

看上去,宝能在造车这件事上终于开始认真起来。但在恢弘的目标之外,这个以投资、房地产起家的跨界玩家却笼罩在内部动荡和资金链告急的阴云里,花了大力气押注的造车之路并不明朗。

2015年的“宝万之争”,姚振华用19亿撬起了2000亿市值的万科,一战成名。但这场胜利的代价是姚振华被贴上了“野蛮人”的标签,并得到保监会发来的一纸10年禁入保险业的吊销资格证书。在那之后,姚振华一直想“脱虚入实”,搞“高端制造”,做实干家。

但这一次,宝能还能像当初那么幸运,一口吃下汽车这个“胖子”吗?

静悄悄的工厂,落了灰的观致3

宝能西安工厂上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20年11月8日。 

那一天,这座远离城区的工厂,却有着不同于往日的热闹。工厂门口被拉起的一条条红色喷绘条幅,受邀而来的各地嘉宾、媒体,全都昭示着新能源汽车的热潮将在这里落地。

发布会现场,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难掩激动,他细数着这个历经961天才建成投产的工厂。在宝能的造车规划中,这座第一个自建的整车制造基地,承载着姚振华坚定造车的决心。

即便整场活动的时间极具克制,但在现场此起彼伏的掌声和喝彩声中,姚振华的演讲还是被多次打断。当他宣布西安工厂正式建成,以及自主研发的新能源xEV平台暨宝能增程式电动汽车(REV)在当日下线后,活动现场的气氛也被推向了高潮。

“宝能汽车集团西安基地全部达产后可实现年产值450亿元,综合税收超25亿元,并带动上下游2万-3万人就业。”在工厂建成仪式上,姚振华在陕西省、西安市一众地方政府领导面前表了态。

在宝能2021年的规划里,并没有点明西安工厂将承担具体哪些车型的生产制造。但从目前的生产状况看,西安工厂并没有做好投产准备。

知情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宝能西安工厂的总装车间外,停放着近50辆落了灰的观致3和20余台观致3的车壳。

“这些都是去年从常熟工厂运过来的,用来调试生产线的设备。”总装车间工作人员陈洛告诉未来汽车日报。

常熟工厂指的是宝能汽车旗下观致品牌在江苏常熟的制造基地,而观致3是观致于2013年11月推出的燃油车。未来汽车日报从多位宝能汽车内部人士获悉,宝能2020年11月下线的增程式电动汽车就是基于观致3改造而来。

“与其说是宝能的增程式电动汽车,不如说是观致3的插电混动版本。”涂装车间员工王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去年西安工厂已经陆陆续续地生产了几辆该增程式汽车,但还没达到投入使用的标准。

据王鑫表示,2020年首车下线之前是西安工厂最忙的时候,但首车下线之后,工厂又闲了下来。“目前工厂在等各车间的生产线调试完毕后,在今年正式生产这款增程式电动汽车。”王鑫说,未来西安工厂肯定会生产宝能新能源车型,但是具体时间和生产哪款车型还不知道,“这属于管理层的机密吧”。

工厂内部员工将这款增程式电动汽车称为“油改电”产品,而某理工科大学车辆工程的任课主任张明对未来汽车日报介绍称,增程式混动系统属于一款“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的技术项目。

“如果不考虑三电系统匹配效率等问题的话,增程式电动车属于技术难度比较低的类型。”张明解释称,以技术原理来看,它是由发动机和电动机形成的串联系统,一台发动机匹配上一台电机和电池就可以组装成一套简易的增程式混动系统。但如果要把这套增程式系统做好的话,则需要进行平台研发和整车的架构调教,还需要针对发动机进行独立研发,“这需要很大的成本和技术投入”。

据宝能官方介绍,西安基地的生产工厂,冲压、焊装、涂装、总装车间按照60JPH(每小时下线台数)设计,已经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其中在一定条件下,总装车间的效率可以提升至54秒/台,涂装车间则可提升至55秒/台。但目前这些都还停留在构想阶段。

“目前总装车间、涂装车间和冲压车间的生产线已经由承包商建造完毕,现在需要做的是项目调试,当生产线都调试完,且将问题排除之后,车间才能进行正常工作。”陈洛解释道。

至于车间生产线何时能够测试完毕,工厂内没有人能打包票。“顺利的话不到一周就可以验收完毕,但如果在验收过程中发现问题的话,我们还需要返工解决问题,然后再进行验收,所以车间具体何时才能投入生产我们也不知道。”冲压车间员工洪杨告诉未来汽车日报。

此外,西安工厂生产制造的最后一环——交验车间仍属于建设状态。交验车间负责汽车生产的最后一道工序,从现场环境看,目前厂房已经搭建好,但内部设施还未搭建。负责交验车间搭建的工作人员预测:“内部生产设施搭建好起码要到4月份了。”

被流程拖累的造车进度

据王鑫透露,宝能将旗下高端电动汽车品牌的生产与研发,主要放在了深圳宝能汽车制造基地。后者是姚振华2019年从长安PSA手里接盘的现成工厂。

工厂是现成的,很多生产线也是现成的,但此前都是用来生产燃油车的。“从2020年6月开始,宝能就对深圳工厂进行大规模投资改造线体和生产设备,如今调试工作已经基本完毕,目前正在做生产准备阶段。”宝能汽车深圳工厂项目相关知情人士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

陈洛是从身边同事的调动,获知深圳工厂的生产进度的。“从2020年开始,西安工厂陆陆续续地将一些员工外派到深圳,就是对深圳工厂进行支援。总装车间大概派出了十余位员工。”陈洛透露,“那些外派到深圳工厂的员工成天跟我们吐槽说想回西安工厂,因为深圳那边比西安累多了,经常会有加班的情况,并且深圳工厂以后还可能会实施两班倒的工作模式。”

看上去,深圳工厂的进展要比西安工厂快上一些。根据宝能汽车官方最新消息,集团全新高端品牌首款车型(内部代号GX16)已经于3月4日在黑龙江和内蒙古多个极寒测试基地,完成了动力系统测试以及整车参数冬季标定,距离量产再进一步。

从2017年收购观致至今,宝能耗费4年的时间才让量产车有了些许眉目。反观2014年成立的蔚来,其仅用了3年时间就完成了首款量产车ES8的上市。

不止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宝能的造车进展一直被内部流程所拖累。

“宝能内部的整个流程是非常繁琐冗长,丝毫不像一个造车新势力应有的效率。”宝能汽车相关财务员工李军表示,汽车版块内部的职能部门较多,并且“大单子到了姚振华那里才能审批,授权管得比较严”。

李军介绍称,宝能汽车的项目从立项到到货,至少需要5个月的时间走完内部流程。一个项目要执行的话先要立项,然后交给上面的部门进行层层审批,审批时间大概在1个月左右。审批结束后,将需求交给采购部门,采购部门出去招标需要3个月左右的时间,后面的定标和签订合同又需要1个月。

“甚至还有一些做完招标的项目老板觉得贵,再让下面的人去复盘。有的项目招标完拖了好几个月都没签合同。”李军告诉未来汽车日报。

与宝能有过广告合作的郑秋也证实了相似情况的存在。“宝能汽车广告合作的媒体费,付款时间都在半年以上,与宝能相比,吉利的付款时间是在3-6个月之内。并且超过50万的单子只有姚振华有权决定,中间的管理部门都是只走个流程,所以宝能各项进展都不是很快”。

流程长、进度慢不仅仅体现在立项和财务付款上。

“软件大数据模拟测试前期会用机器测试,用于模拟各种用户的真实操作,但机器从审批到购买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宝能汽车深圳软件研究院员工李飞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

据他介绍,大数据、T-BOX蓝牙钥匙等软件项目需要车辆的真实数据来进行模拟测试,除了机械测试之外,后边还需要用到真车来测试。但宝能当时一直没有量产车下线,“在工作过程中,难免会做一些无用功”,李飞无奈地说。

而除了西安和深圳的两座工厂之外,宝能汽车的另一生产基地——广州工厂更是进度成谜。

根据宝能广州工厂规划显示,广州工厂于2018年底开工建设,2019年底完成基建工程并开始进行工艺设备安装,2020年第三季度首车下线。但根据第一财经、财新等媒体在2020年年底实地探访得知,宝能广州工厂的厂房并未竣工,基地现场一片荒芜,工艺设备更是不见踪影。

“西安基地基本上是政府代建的,所以进展比较正常。而其它基地都是宝能自建的,所以现在进展都比较缓慢。”李军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广州基地早就已经规划好了,但那块地位置很好,与地铁口相邻,所以建到一半又开始改规划,从总装厂房硬是划出一块地,要建成写字楼。至今,广州基地还一直在改设计。”

造车进展虽然缓慢,但宝能汽车内部该有的“仪式感”丝毫不少,姚振华将地产版块的管理思路复刻到汽车业务上。

“早上晨会从8点10分开始,晨会迟到一次扣100元工资。8点10分开始观看汽车新闻,其中包括宝能汽车的一些进展或者是行业内发生的一些大事;8点20的时候,主管会带领大家一起唱‘宝能之歌’;唱完之后开始喊公司的价值观、目标和使命等口号。”李飞对这一套规则颇有不满,但规则就是规则,“开晨会的着装还要尽量正式,晨会期间站姿挺直,不能说话,不能玩手机”。

在宝能地产工作的吴彤很熟悉这一套“工作流程”,在他看来,这种工作模式与宝能的地产出身有很大的关系,“地产公司通常爱给员工‘打鸡血’,以结果为导向,让内部员工充分重视岗位的职责和工作效果”。

绕不开的“圈地卖房”

“宝能牌”汽车还没能行驶在公路上,“宝能牌”的房子早已拔地而起。

从宝能西安工厂往东走1.6公里左右,就是宝能创智国际(原宝能汽车小镇)的售楼处和小区施工地。“总价26万,入主临空国际区”的横幅高高悬挂在待售楼盘上方,宣扬着这处物业的定位。

宝能创智国际销售人员陈珂,对前来看房的未来汽车日报介绍了这块地的基本情况:宝能创智国际占地面积约为156亩,建筑面积为34.5万平方米。主要做平层公寓、商住别墅和创意loft等项目,目前在售的户型为30-45平方米的平层公寓和loft,楼盘均价为每平米1万元左右。

“因为是商业用地,所以售卖的房子都是40年的小产权。”陈珂不无得意地说,“目前我已经卖出去3、4套了。”

陈珂透露,宝能创智国际项目在2020年就拿到了预售证,第一期房子的交房时间为2022年10月份。“交房日期只会早不会晚。”陈珂对此颇为肯定。在目前的规划中,宝能创智国际共分三期,第一期以住宅小区为主,第二、三期以娱乐项目配套设施为主。

而这个项目面向的销售群体,据陈珂介绍为咸阳机场以及附近园区的工作人员。美食街、健身房、游泳池、4星级酒店等第二、第三期配套设施,以招商引资为主。同时,宝能生鲜、宝能影院、宝能共享汽车联动云等宝能旗下的项目也将入驻宝能创智国际,不过这些设施完工还需要3-5年的时间。

“如果不是宝能在西安建造了工厂,带动了就业,政府肯定不会把这块地批给他们。”在宝能方面看来,宝能创智国际所在的这片产业园不啻为一块肥肉,而销售在介绍时充分点出了优势。陈珂表示,因为靠近机场的原因,这片地区已经有东航、南航等13家航空公司入驻,同时还有多家飞机维修、航材制造和现代物流企业在此落户,“在我们看来,以后宝能创智国际会成为一个潜力巨大的商圈”。

对于宝能的这套操作,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分析称,“从实际拍地的角度看,房企也肩负各类功能,尤其是在解决就业等方面确实有此类考虑。所以宝能在西安进行投资,尤其是产业投资,实际上确实可以带动就业,也可以增加税收。这也使得各类土地出让会有优惠政策,进而使得其可以获得一些住宅项目开发的机会”。

从2017年开始,宝能先以10亿元注册创立了宝能汽车有限公司;同年末,宝能集团耗资65亿元收购观致汽车51%股权,获得汽车制造资质。2019年年初,宝能集团持有观致汽车的股权占比升至63%。

2019年年底,宝能从PSA手中收购了长安PSA50%股权;同年12月31日,长安汽车也将长安PSA的另一半股权,以16.3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宝能。2020年5月,长安PSA正式变更为深圳市宝能汽车有限公司。

宝能用真金白银把自己送到了造车起跑线上,以“买买买”大法完成了多项收购,也在全国多个城市布局了整车制造基地。未来汽车日报根据统计公开资料得知,宝能江苏常熟观致制造基地、深圳宝能汽车制造基地和宝能汽车集团西安基地的总规划产能达150万辆;如果算上广州、昆明、杭州、昆山等地的规划,这个数字还要翻上一倍。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2017年到现在,宝能汽车版块贡献销量的只有观致品牌。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观致2017年销量为14959辆,而到了2020年,观致总销量为12140辆。

产能和销量存在巨大缺口,也让宝能饱受质疑。2020年11月,国家发改委下发了一则《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地发改委在11月18日前向国家发改委产业司上报各地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情况,引发汽车圈震荡。

其中《通知》第三条,要求各地提供本地区纯电动汽车项目规划和招商引资情况,其中明确要求各地详细报告恒大、宝能等企业2017年以来在当地投资和拟投资建设的汽车整车及零部件项目(含已核准和备案、未开工建设的项目)情况,包括土地占用、建设内容、项目进展、完成投资等情况。

“财大气粗”的宝能,也开始缺钱了?

在造车这件事上,宝能一度以“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形象示人。

2018年,观致汽车经销商大会上,姚振华气势汹汹地宣布,将连续五年、每年投入100亿元用于观致汽车的新车研发。而到了2020年11月,他雄心不改,要“力争用10-15年时间将宝能汽车打造为具有强大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汽车集团”。

但现实与理想还是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宝能的步子迈得有些大了,后续的财力明显有些跟不上。”据李军透露,“宝能汽车最近在想办法融资”。

缺钱的征兆在2020年就开始显现。“在工厂搭建的过程中,宝能拖欠了一部分国建的货款,两者当时闹了一些摩擦,然后国建的建造项目暂停了。那段时间宝能西安工厂的外包员工也调走了一大批,在去年年底又重新回到西安工厂。” 王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

同时,宝能汽车的内部员工的薪资也开始受影响。“深圳可以延迟缴纳社保,12月的最晚延迟到12月31日,超过会有滞纳金,一天万分之五。但是我们的社保是到1月20日左右才补交上的。”同时,李军还表示,“之前入职承诺一年发14个月的薪资,如今只发了12个月的。HR没有说明确不发,只是说在等人事汇报方案。”

2020年底,宝能汽车招聘项目也在大规模收紧。未来汽车日报通过采访部分求职者得知,宝能的面试流程年前就卡在了集团层面,求职者在年后依然没有收到offer。对此,有些求职者已经另寻他家。

“之前一直在国企上班,因为效益不好,4年没有涨薪,于是开始在外面看机会。后来宝能汽车HR联系了我,去年12月做了两轮视频面试,并且都顺利通过了。但是offer一直都不发,HR说是在等总部审批。过完年之后还没接到通知,最近开始看别的工作机会了,目前正在面试比亚迪。”深圳求职者张保告诉记者。

曾经财大气粗的宝能开始陷入资金困境,“我们有时候很羡慕恒大,起码人家有大笔的投资。”李军感叹道。

不论是金融业还是地产业,姚振华都无法摆脱“资本玩家”的称号。眼光毒辣的姚振华在新能源汽车被国家扶植之际果断入局,将目光聚焦在传统制造业上。在他看来,造车或许有利于宝能塑造高端制造的形象。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从2014年至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一步步从7万多辆,扩张到突破百万辆大关。截至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136.7万辆,占全国汽车产销量比例由2014年的0.3%,显著提升至2020年的5.4%。

看到潜在机会的姚振华,高喊着“到2027年汽车业务的收入要占集团一半以上”的豪言壮语,一边用地产式大包大揽的思路攻城略地、招揽人才。

在今年管宇、陈宝加入之前,宝能汽车已经多次出现人事变动,高管背景也经历了“北汽系”、“日系”到“吉利系”的更迭。

2018年,宝能汽车先后招来了原北汽集团党委常委、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院长李峰;原北汽股份副总裁兼北汽销售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总经理蔡建军;原北汽研究院总院院长邬学斌等一批北汽高管,负责宝能汽车的品牌建设、营销以及研发等工作。

但仅仅一年时间过去,这支“北汽系”管理团队就分崩离析,李峰、蔡建军、邬学斌等人纷纷出走宝能。在那之后,宝能汽车又开始寻求日系车企高管的加盟,前日产-雷诺联盟全球新能源总监矢岛和男、东风日产前总经理大谷俊明等高管先后加入。

但频繁的换帅,并未给宝能及观致汽车带来明显的起色。而姚振华的做法似乎已经在宝能内部引发了不满。

据财新报道,2021年新年伊始,宝能“二老板”、姚振华同父异母的弟弟姚建辉在公司内部公开宣称,他将彻底退出宝能集团,原因是与姚振华“经营理念不合”。其中,“宝能系”内部的传统地产业务,归属姚建辉;前海人寿、新能源汽车、产业地产等业务,归于姚振华。

此番“分家”无疑在宝能内部撕开了一道口子。姚振华敢想敢做、总是梦想“惊险一跃”的作风,给宝能的未来平添了不少不确定性。

眼下的新能源汽车领域,早已不是2017年宝能刚入局的景象。宝能高喊着对标的特斯拉已经成为了电动汽车无可争议的领头羊,蔚来也成功“起死回生”、为一度被质疑淹没的造车新势力正名。

留给姚振华超车的时间不多了。

(应受访者要求,除严跃进外,以上信源皆为化名。实习生周诗情对本文亦有贡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st365体育在线_欢迎加入 » 宝能造车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