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汉密尔顿”食言”与里卡多靴饮庆祝 笑称对方汗脚味道很糟

上周末,在伊莫拉赛道,汉密尔顿夺得个人赛季第9冠,与此同时也助梅赛德斯完成车队七连冠壮举。在领奖台上,汉密尔顿与雷诺车手里卡多庆祝胜利时,一反常态“靴饮”庆祝。不过事后,汉密尔顿对这种体验给出结论,“现在我比任何人都知道丹尼尔出了多少脚汗。如果我们再这样做,我要用我自己的鞋子(来喝香槟)。”

里卡多是在2016年首次将“靴饮”的庆祝方式引入F1,,因为他看到澳大利亚同胞杰克-米勒在当年MotoGP荷兰站夺冠时用了这一方式庆祝胜利,但三周前他在纽博格林进行的艾菲尔大奖赛获得季军时,由于之前太久没有登上领奖台而忘记了靴饮庆祝这一环节。

在伊莫拉,里卡多正准备用盛满香槟的右靴一饮而尽时,汉密尔顿主动要求加入,澳大利亚人便脱下另一只脚的战靴,然后给了汉密尔顿。汉密尔顿承认自己并不是特别喜欢喝香槟,而从里卡多的赛车靴中喝下香槟时“味道更差”。

汉密尔顿说道:“味道肯定不怎么样,我的意思是我真的不喜欢香槟,而放在靴子里喝味道肯定更糟。但积极的一面是,里卡多的妈妈认为我是一位很棒的运动员,所以我很感激。我曾经说过永远不会和丹尼尔一起靴饮庆祝,所以这也算是个教训,永远不要说永远,当然那是个美好时刻。”

里卡多则明确表示,他很享受汉密尔顿改变主意的过程,因为他一直“坚定”地认为自己最终能够改变世界冠军参加庆祝活动的想法。“当时我脱下右鞋,倒上香槟,正准备向技师们致敬,”里卡多说道,而我听到汉密尔顿先生让我把左脚的赛车靴脱下来,他用我的鞋喝了。所以我们今天共用了一只,很拉风。“还有个有趣的事儿告诉大家,我想那是三年前在领奖台上,他说他永远不会和我一起靴饮庆祝,在2020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之前就坚信,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做到的,你看这不就实现了。我没有忘记,我也非常高兴。当然最近香槟比较凉,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快到冬天了,外面比较凉,但这确实让靴饮的体验稍微能好一些。”不过也有记者跑去问F1赛事总监迈克尔-马西,一位车手用另一位车手的赛车靴喝香槟,是否可能违反新冠病毒协议时,马西说目前协议里没有写相关规定,“我必须说,我并没有仔细研究或考虑过这个问题。关于靴饮具体怎么回事,大家都明白。”(陶朗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st365体育在线_欢迎加入 » 汉密尔顿”食言”与里卡多靴饮庆祝 笑称对方汗脚味道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