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品高软件:期间费用混乱 应收、存货畸高

品高软件:期间费用混乱 应收、存货畸高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公司期间费用混乱,核心业务毛利率、存货等方面也均在异常之处。

本刊特约作者  钟正/文

品高软件于2020年6月30日在科创板递交招股书申报稿,公司是一家云计算及行业信息化服务提供商,产品和服务类型包括云计算相关服务和行业信息化服务。2017-2019年,公司累计研发投入占累计营业收入的8.81%,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共计16项,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为4.02亿元,符合科创板上市属性要求。

虽然在硬性标准方面品高软件达标,但其也存在着诸多问题,公司期间费用混乱,核心业务毛利率过于优异,且明显高于同行业企业,存货常年保持高位水平,应收账款与存货周转率也远远高于同行业水平。

而且,品高软件此次拟募集资金5.69亿元,其中2.82亿元用于品高大厦的建设。

要知道,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即便是拥有6106名员工的深信服(300454.SZ)房屋及建筑物原值也仅有7441万元,而品高软件仅有901人,却要用2.82亿元去建设品高大厦。

混乱的期间费用

2017-2019年,品高软件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52亿元、4.43亿元、4.02亿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75.77%、-9.26%;分别实现净利润1511万元、1990万元、3521万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31.74%、76.91%。

表面上,公司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快速增长,但2017-2019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4265万元、4215万元、3121万元,2018-2019年同比增幅分别为-1.17%、-25.97%,不难发现其销售费用与营业收入增速严重不匹配。

对于销售费用的“异常”变动,品高软件在“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回复意见”中是如此解释的:2018年5月和2018年9月,公司进行组织架构调整,销售部门高管调动5人,调整后相关人员薪酬从计入销售费用改为计入管理费用;2019年6月公司对营销部门进行了优化,20多名售前支撑人员转岗实施项目经理或实施工程师,其薪酬在组织架构调整后从计入销售费用改为计入项目成本。

不过,品高软件的解释存在着明显不合理的地方,据申报稿,2017-2018年,公司管理费用中的职工薪酬金额分别为1918万元、2979万元,2018年增量为1061万元。

另外,2017年年末,品高软件员工人数为907人,2018年年末增长至938人,增量为31人;而据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回复意见中所载,2018年,公司研发人员为135人,相较上年下降4人;销售人员110人,增加9人。基于此推测,公司2018年“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增量为26人。

试问,一家科技型企业,在营业收入增速75.77%的条件下,会不招聘技术人员反而招聘26个管理人员吗?

显然不会,而且,公司对于2018年主营业务成本变动的说明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这一点,“2018年,公司主营业务成本上升了1.71亿元……主要是业务量的增加,技术人员有所增加,同时当年验收项目有所增加。”

基于此,可以推测,26人增量中绝大部分为技术人员,即便26人中有一半为管理人员,再加上从销售部门转入的另5名管理人员,2018年,公司管理人员增量为18人,依此进行计算,新增管理人员人均薪酬为59万元/年,而公司核心技术人员的最高薪酬也不过66万元/年,而此次转岗的5人中,武扬级别最高且为公司副总经理,薪酬63万元/年。

几个人的职位变动便可以引起公司管理费用的剧烈变化,而且变动部分的人均薪酬远高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或者核心技术人员,这显然不合理。

核心业务毛利率异常

品高软件主要有两大块业务,分别为云产品及服务、行业信息化服务,2019年,两大块业务分别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的54.41%与45.59%。

根据申报稿,云产品及服务的毛利率显著高于行业信息化服务,在收入占比大于一半的情况下,可以推测公司的核心业务为云产品及服务业务。

但品高软件的云计算相关业务毛利率远高于其他企业。据申报稿,2017-2019年,品高软件的云产品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0.10%、39.52%、56.04%。

如果不考虑2018年的偶发性问题,品高软件的云相关业务毛利率始终保持高位。

而同期,深信服相关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53%、53.82%、52.20%,新华三云分别为44.04%、37.07%、30.57%,而与品高软件同样拟在科创板上市的青云科技(A20036.SH)云产品的毛利率仅分别为40.28%、33.59%、33.02%,优刻得-W(688158.SH)仅分别为9.44%、41.85%、31.26%。

对比之下,品高软件云相关业务毛利率的优异不言而喻。不过,对于云相关产品而言,高毛利率意味着高技术水平及较高的市场份额。而据Wind数据,2015-2019年,深信服云计算业务的营收规模从7193万元增长至12.15亿元,而优刻得-W公有云的营收规模也从2016年的4.72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1.98亿元。

反观品高软件,其在2016年参保人数就已经达到了628人,2019年更是达到了901人,总人数大体与优刻得-W旗鼓相当,但2019年公司云相关业务的营收规模仅为2.19亿元,显然与其“优异”的毛利率不相符,很难不令投资者对公司过于优异的毛利率产生怀疑。

融资为了建楼?

除了毛利率的异常,品高软件还存在资产质量较低的问题,2017-2019年年末,品高软件应收账款分别为8942万元、1.35亿元、1.93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1.13%、23.71%、26.08%。而同期,公司账面存货分别为1.76亿元、1.64亿元、2.03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41.59%、28.82%、27.52%,从数据的角度,可以直观地看到,公司过半的资产由应收账款以及存货构成。

而据Wind数据,与其同行业的深信服同期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重仅分别为8.48%、5.88%、5.82%,存货占比分别为3.01%、2.49%、2.97%,而同样在科创板上市的优刻得-W的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7.41%、8.15%、11.74%,存货占比分别为0.55%、0.77%、1.66%。

对比之下,资产质量孰高孰低一目了然,而据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回复意见,南威软件(603636.SH)与品高软件不仅所属行业相同,公司存货结构也最为相近,即便如此,2017-2019年的年末,南威软件的应收账款占公司总资产的比重也仅分别为14.19%、8.30%、12.72%,存货占比分别为14.85%、16.09%、8.49%。

更为严峻的是,在资产质量明显低于同行业企业的同时,品高软件的营运能力也弱于同行业企业。

据Wind数据,2017-2019年,品高软件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10次、3.50次、2.14次,而同期深信服分别为12.65次、11.76次、13.19次,优刻得-W分别为9.40次、7.99次、6.97次。

无独有偶,品高软件的存货周转率也同样不容乐观,同期其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76次、1.69次、1.16次,深信服分别为8.72次、7.98次、7.76次,优刻得-W分别为61.76次、55.97次、40.39次,青云科技分别为182.27次、122.68次、172.67次,而即便是与其存货结构最为相近的南威软件存货周转率也明显优于品高软件,同期数值分别为2.05次、1.38次、2次。

过高的应收账款与存货占比,以及较低的营运能力,无疑会导致品高软件大量“垫资”,加剧公司经营状况的恶化。

品高软件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值也恰好证明了这一点,2017-2019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值分别为1577万元、928万元、-619万元。一边是公司营业收入规模和净利润水平不断增长,一边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值不断下降直至为负,品高软件的问题不容小觑。

而且,品高软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值与净利润的比值也呈逐年下降趋势,2017-2019年,该数值分别为1.04、0.47、-0.18,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公司的盈利质量不高。

有意思的是,据申报稿,此次品高软件拟募集资金5.69亿元,其中6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28亿元用于项目开发,2.82亿元用于品高大厦的建设。

另外,根据申报稿,品高软件目前的办公室场地均为租用,租金为753万元/年,且每年上涨5%,自建成本折合成租金为609万元/年。试想一下,一家科创型企业,本应以研发为导向,却为了每年节省百十万的房租,花费2.82亿元建设办公大楼,不禁让人怀疑其上市是否就是为了融资建楼。

品高软件期间费用混乱,核心业务毛利率异常,资产质量与营运能力低下,募集资金中过半用于建设办公大楼,公司着实需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st365体育在线_欢迎加入 » 品高软件:期间费用混乱 应收、存货畸高